最强大脑,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场秀

最近被最强大脑的作弊事件刷了屏。

记得第一季播出的时候,我跟家人一起,总是在观看时发出声声感叹,这些奇人异士,看起来真的身怀绝技,让人难以置信,而节目出的题目更是烧脑,有时候需要来回看几次,并且需要在网上搜索资料,才能理解题目的意思。还有最终与国际战队的PK,更是能看到除了国内的牛人以外,脑力竞赛在国际上的百花齐放。

阅读剩余部分

你可能没见过的设计类工具

无意间在Github看到了关于设计类工具的集合,有些工具都不是常见的,但是看起来赏心悦目。于是整理了这篇文章,供后续在工作与生活中使用和查阅。

动画设计类

1. Flare

看起来很不错的在线动画设计,可以导入psd、svg、png、jpeg,或者使用网站的矢量工具绘图,绘制的动画很流畅。网站也有很多其他设计师设计的动效,可以直接进行二次编辑。

免费用户可创建无限数量的公共项目,如果需要私密项目则需要付费使用。

2. Kite Compositor

适用于macOS和iOS的动画与原型设计工具,支持导入Adobe XD CC和Sketch文件进行编辑,此外还可以使用swift语言进行编程。采用Apple原生动画引擎,支持在iOS设备上进行演示,可以导出为视频或者GIF文件。

需要收费使用,售价99美元,可试用14天。

3. LightBox

手绘动画制作工具,与手绘板一起使用会更好。因为我没有手绘板,所以还没有完全琢磨透应该怎么使用。

免费下载和使用,有windows和macOS平台。

协作类工具

1. Airtable

一个在线可协作的拥有电子表格、数据库、看板等模块功能的工具,但在国内打开速度较慢。

免费版拥有无限基础模块、1200个基础模块集合、2G空间,高级功能需要订阅。

2. Milanote

一个组织项目和团队想法的可视看板工具,可以手机团队的想法、笔记和探索,安全可靠。

免费版具有无限版块,最多100条笔记、图片或者链接,上传10个文件。

3. Notion

国人开发的强大的笔记协作应用,全平台,具有web版,集合写作、博客、todolist、看板、知识库、协作于一体,目前正在逐步完善更多功能。

缺点是服务器在美国西海岸,访问速度偶尔抽风。

免费版具有1000个blocks数量限制。

拾色器工具

1. Colourco

提供多种方式选择配色,只需移动鼠标即可选择你喜欢的颜色,并提供多种方案。

2. Coolors

提供多种方式配色方案,还有iOS客户端可以使用。按空格键即可生成配色。

设计标注辅助工具

Zeplin

赏心悦目的标注工具,可以自动标注、加注释、标注切图后,提交给开发人员直接使用,可惜只支持sketch。

不但工具好用,Zeplin整个网站的交互与视觉也堪称设计典范。

免费版只能创建一个项目。

字体工具

1. FontBase

完全免费的全平台字体管理工具,无需安装直接激活字体,并可以调整字体的颜色、背景、文本对齐方式、大小和行高。

貌似只支持英文字体。

2. Webfont

字体图标生成工具,可以将你的svg图标打包成字体,并输出css等代码直接提供使用。

免费版每种字体支持16个图标。

插画

1. Ouch!

提供荒诞可爱的插图,免费下载使用。

2. LUKASZADAM

一个独立网页设计师,李亚业余时间制作了大量矢量图标和插图,都可以免费试用。

3. manypixels

每周都会发现免版税的插图,为您的项目提供动力。以商业或非商业方式将它们用于您的目标网页,博客文章,电子邮件简报,社交媒体图形等等。

以上网站来自于Awesome-Design-Tools我会不断体验每个网站或者应用,并把我感觉不错的写在这里,提供给我自己和大家使用。

逐渐流逝的小年情怀

古传腊月二十四,灶君朝天欲言事。云车风马小留连,家有杯盘丰典祀。猪头烂热双鱼鲜,豆沙甘松粉饵团。男儿酌献女儿避,酹酒烧钱灶君喜。婢子斗争君莫闻,猫犬角秽君莫嗔;送君醉饱登天门,杓长杓短勿复云,乞取利市归来分。

——宋·范成大《祭灶诗》

阅读剩余部分

如何从After effects中导出GIF格式动画

使用AE制作UI动效是一件极为惬意的事情,但在导出分享的时候,格式里面却唯独少了易于传播的GIF格式,除了导出为PNG序列,然后使用其他软件(如PS)合成GIF以外,其实还有一些其他方式可以将AE文件导出为GIF。

1. 使用Adobe Media Encoder导出

Adobe Media Encoder是Adobe旗下服务于Premiere Pro等视频编辑软件的媒体解码器。在2008年发布Premiere Pro CS4以后,Media Encoder忽然扶正,从一个附属编码输出端变为输出决断权控制者。拥有多种输出格式的它,便可以导出为GIF格式。

添加渲染队列到Encoder

在时间轴面板上,选定要导出动画的合成为当前和成,然后选择菜单栏的「合成」-「添加到Adobe Media Encoder队列」,或者使用快捷键「Command+Alt+M」(windows下为Ctrl+Alt+M),即可将当前文件添加到AME软件队列,此时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打开Encoder。

设置导出格式

在打开的Encoder软件中,在「队列」一栏里,点击「匹配源 高比特率」处点击,弹出「导出设置」面板,在「格式」一栏选择「动画GIF」格式。

第一次使用时默认为「高比特率」,当选择一次动画GIF后,预设一栏会自动变为「动画GIF (匹配源)」,下次直接导出就好了。

选定格式后,还可以对质量、宽高等进行设置。

渲染

设置完成后,点击「开始渲染」按钮,即可渲染成功。

2. 使用第三方插件进行导出

第三方插件有gifgungifmagic等。

存在的共同问题是对AE中文支持不是很好,尤其是gifgun,需要合成源名称为英文,否则可能出现问题。

另外gifmagic的原理是先渲染出PNG序列,然后在生成gif,我在实验中发现合成速度比较慢,不知道是不是受机器性能影响。

如需gifmagic的安装使用教程,请点击这里

我的爷爷

晴空。万里无云。

背阴里的残雪还没有融化,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。

陪伴了我28年光阴的爷爷,就选在这样的日子里,走了。

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同时期上学的小伙伴,或多或少因为不是家里的独生子,父母年纪大了,爷爷奶奶也便早已不在人世,而我从小就有爷爷的陪伴。但脑海里刚有爷爷记忆的时候,他总是有些忙,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。回来的时候我总是奔跑到大门去迎接他,还经常因为跑的太急摔倒在地,把嘴唇都磕破了。

匆匆而来的爷爷会带回稀奇的玩具,木制的划船的渔夫,木笼会叫的小鸟,都是那个年代不常见的。

我能把这些玩具玩到自己觉得自己已经长大,爷爷不再那样匆忙。但上班时候的习惯爷爷还是保留着,每天早上清水泡一个煎饼,加上咸菜,就是早餐。如果要吃煮鸡蛋,蛋黄一定要浇上酱油,拿筷子搅匀了,才吃下去。每日三餐要按时按点,晚了些时候,便开始催大家吃饭了。顿顿都要有咸菜,萝卜、黄瓜、大蒜、蒜薹,各种腌制的咸菜,或自制,或去集市买,一顿没有了,就好似吃不下饭去。

爷爷早年当过兵,我是听奶奶讲起,曾经扛过大炮。曾祖父很是担心,怕哪天回不来了,才做了文艺兵。写黑板报,画漫画,写文章,也是小有名气。老家里还能找到当时报纸上刊登的爷爷画的漫画,还有他自己剪贴的作品集,小时候我拿着这些小册子,能听爷爷讲一天他那时候的故事。后来退休的时候,好像还有文艺协会的信来邀请爷爷,但终究是没有加入。

再后来,爷爷是去做了电影放映员,很多老电影在电视上重播的时候,爷爷总是能开心的讲给我当年放电影的情景。好像每一部老电影里,都有爷爷的身影,或者是那个时代的身影。

爷爷的身上,也还带着那个时代的烙印,读书少,很多复杂的字经常写成别字,有些读音还是停留在那个年代。但爷爷年轻时候似乎也是勤奋的,他知识领域很宽泛,物理学、天文学、生物学、文学都会一些,会开卡车,会一点乐器,军事类的报纸也爱看。我已经不清楚这些知识是来自哪里,但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很敬佩他。

退休后的爷爷,生活就慢了下来。他不再爱画漫画,就连新年的对联也懒得写了。又爱上了钓鱼,每天早出晚归,自己拿米面、虫子做成鱼食,自己找竹竿做鱼竿,自己弯鱼钩,夏天要把身上晒成古铜色,冬天会去水库边上砸冰洞。有一天从外婆家回来,听说爷爷钓到了一条8公斤的鲤鱼,我们全家吃不完,切成好多块送给亲戚。我还抱着大鱼拍了照,至今还在相框里。

又爱听广播,调频调幅全频段的收音机不知道听坏了多少个。后来又爱下象棋,但爷爷不爱跟父亲下棋,因为父亲不喜欢让着他,总是赢。后来坐着躺着的时间多了起来,爱看报纸和刊物,总是管我要一些关于科技、天文等相关的书籍看。

韩日世界杯期间,爷爷爱上看足球,黑白电视的信号总是很差,那场中国输给巴西的比赛,是爷爷跟我听的广播。

偶尔也会骑着自行车去集市,每次带回来的,总还是少不了咸菜。

可能也就是这种慢生活,加上爷爷的口味过重的习惯,才让他的身体变得不好起来。

还在上初中的我,给在医院里的爷爷写了一封信,信的内容已经不记得,只记得有一首“祝您健康”的藏头诗,被爷爷记住了好久。

但我没想到这场病,让在我印象里几乎不生病的爷爷,从此离不开病魔的纠缠。

家人开始让爷爷戒烟戒酒,控制饮食里盐的量,控制甜食,控制肉类。

爷爷总还是看到我就呵呵的笑,笑容依然是那么慈祥,像生病前一样。

父亲总是嘴巴上硬得很,抱怨爷爷固执,总不听劝,偷偷喝酒,偷偷吸烟,老顽固,犟。

我知道他心里最难受。

他把劝诫都转化成对我的教育,从此开始不断向我传播养生学,但我知道他是多么想爷爷能早点知道这些。

血栓越来越多,有一天,爷爷的一条腿因为血栓变得一瘸一拐。我们都劝他多活动活动,但他总是摆摆手说,都老了,活动个啥。

他还是偶尔骑着自行车出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

厕所里还是偶尔能看到烟头,藏起来的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少了许多。

爷爷开始爱看电视,看光盘,看相声小品,看广场舞,看地方戏曲。

每天除了三餐按时按点,其余时间都是电视,报纸,睡觉。

我陪伴爷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,很多事情都是听父母提起。

有一天,爱说话的爷爷不爱说话了。

有一天,爱笑的爷爷不爱笑了。

很多回忆,不是不记得,而是不想记起。

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,他鼻子里插着食管,吃饭只能靠注射流体,呼吸只能靠一直长大的嘴巴。

看到从管子里注射进去的流体,爷爷想极力抬起手,拔下食管,但被一次次按住。

爷爷睁大眼睛看着我。

那双眼睛不再清澈,不再聚焦,不再有神,不再是那个慈祥的他。

我多少次咽下泪水,心底多少次呼唤他,但我说不出口。

葬礼上,晴空万里。

我跪在棚前,听身后的人说,爷爷心疼我们,特意选了个晴天的好日子。

父亲站在椅子上,对着西方,大喊着,爸,去西方路罢。

风乍起,满天飞舞的白色。

恍惚间,我看到那个在我放学路上,向东望去,最高的小田坡,熟悉的推着自行车的身影。

我飞奔过去,只看到群鸟飞起。

我想坐在自行车的前梁上,让爷爷再接我回家。

爷爷,回家吧。

我们一直都在呢。